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永利开户 > 正文

子公司拖欠奶资、债务逾期 工大高新陷资金危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16

子公司拖欠奶资、债务逾期 工大高新陷资金危机

2018-04-16 01:19 来源:新京报 股权 /并购重组 /贷款

原标题:子公司拖欠奶资、债务逾期 工大高新陷资金危机

 

 

2018年2月,张金宝的儿子陪同父亲前往利民乳业讨要被欠的奶资,拍下了这张照片。受访者供图

4月11日,有多位黑龙江哈尔滨奶农向新京报记者爆料,工大高新旗下全资子公司哈尔滨龙丹利民乳业有限公司(简称龙丹利民乳业)拖欠其奶资合计超过2000万元,多次讨债无果,也未得到工大高新回应。

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龙丹利民乳业是工大高新乳类业务的主要承担者。工大高新在公告中为龙丹利民乳业贴上了“龙丹品牌是中国乳业最具影响力的品牌之一”、“龙丹是东北最早生产酸奶、超高温以及利乐包产品的企业”等标签。

新京报记者4月15日致电龙丹利民乳业总经理询问目前所欠奶农奶资的具体金额等细节,其表示,“这个(欠款总额)我们都不清楚,这个是我们财务来掌握这个数据。”并表示,自己也不了解具体的还款计划,“这个都是公司统一来跟他们(奶农)来谈。”

奶农讨债事件曝出前,工大高新资金危机已经显现,根据公告,工大高新有约2亿元借款逾期,旗下另一家子公司汉柏科技也有借款逾期未还。此外,公司自今年2月以来陷入了大股东和小股东的“权力争夺战”,现任工大高新董事长张大成和董事会成员遭到中小股东提议下台。

4月12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工大高新了解相关情况,但电话均未有人接听。

利民乳业拖欠逾2000万奶资

4月5日,奶农张金宝等人再次讨要龙丹利民乳业拖欠的奶资。据多个被欠款奶站提供的数据,利民乳业拖欠奶资共计超过2000万元。

春节前,张金宝作为合伙人的鸿鑫源奶站停止了和龙丹利民长达近5年的合作,不再给龙丹利民提供牛奶,并和一些奶农开始了讨债之旅。

据张金宝称,鸿鑫源奶站由张金宝和另一名合伙人王洪一起经营,每天向龙丹利民乳业提供新鲜牛奶,奶站负责将牛奶从各地的合作社或奶农家里收集到一起后运送到龙丹利民乳业,龙丹利民再按照鲜奶的脂肪值、蛋白、干物质、杂质度、纯奶等情况在原本价格上给出相应的“扣罚”或者“奖励”,对奶站进行结款。

张金宝称,自2016年12月开始,龙丹利民乳业就开始拖欠鸿鑫源奶站奶资。

一份张金宝提供的每日供奶清单上显示,鸿鑫源奶站每日向龙丹利民乳业提供的鲜奶数量不等,2016年12月提供的奶最多每天可达27吨,最少时也超过了3吨。自2016年12月至2018年2月,其向利民乳业提供了总金额为1097万元的牛奶。

被拖欠奶资的不只有张金宝和王洪。另有振平牧场、汇源牧业、太子奶站、同丰牧场等奶站的奶资,张金宝根据这些奶站相关人提供的欠款数据统计,上述奶站分别被欠款532万、246万、120万、95万,其中有的已和利民乳业合作了长达7年的时间。

2018年2月,张金宝等人曾向利民乳业要债,据其介绍,负责利民乳业的公司已经变成工大集团旗下子公司黑乳集团。工大集团属于工大高新关联公司,董事长均为张大成。

张金宝等人称,大年初七这天,曾堵住黑乳集团总裁姜冬梅要钱,但对方的意思是要等到企业经营好了之后才有能力还钱。

2018年4月5日,张金宝等人再次前往讨债,“我们二十几个代表去(黑乳)集团要钱,当时总共给还了100万,我们分到25万。”张金宝称,龙丹利民乳业近年来一直有拖欠奶资的情况,但是均是按照“欠新债、还旧账”的方式来处理。随着陆陆续续的结账,目前鸿鑫源奶站还被拖欠930多万元奶资。

让张金宝头疼的是,自己现在还欠着奶农的钱,“我们下面还欠200多家奶农的钱。现在也天天被奶农讨债,我们想把钱追回来才能去干别的活,出不了门,怕奶农以为我们跑了。”

4月15日,数月前还任职利民乳业高层的朱广臣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2016年12月起对奶农的欠款其实一直在分批还款,对于进一步详细情况,因自己已经不再负责利民乳业,不方便透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