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申请彩金 > 正文

在历史的重要时刻:智慧、勇气和高度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16

  从顺应历史潮流、增进人类福祉出发,我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并同有关各方多次深入交换意见。我高兴地看到,这一倡议得到越来越多国家和人民欢迎和认同,并被写进了联合国重要文件。

——习近平

  编者按:今年正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和讯策划《信*未来——致敬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邀请各界“改革者”与“改革参与者”来回顾这伟大的四十年,展望未来。

  这个时刻 全世界都在倾听

  习主席讲话给出的重要信息超出了外界的预期,为什么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选择在博鳌这个时间,这个场合回应和发布中国对外开放的大政方针等重要内容,其时间背景有两个:一个是中美贸易战乌云密布;一个是贸易保护主义成为世界新经济周期的重大风险;博鳌亚洲论坛,又被称为亚洲达沃斯,其整个的影响力不仅仅局限在亚洲,论坛的主题也是从亚洲到世界。同时论坛的主题和习主席发言的主题有两个关键字“开放”是完全重合,并且认真回应了国际社会的关切。所谓国际社会,我以为不仅仅是美国,而是全世界,其立足点不是承诺,而是重申;不是什么新政,而是既有的原则。只不过有些人不愿意听,或者愿意听,没有认真听,甚至说没有听懂。资本市场也在倾听,习主席讲话之后,国内外股票市场都以“回涨”给予“鼓掌”。

  智慧、勇气和高度

  其实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在不同的场合,都提出过我们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受益于经济全球化和贸易投资自由化,我们要在恰当的时机和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要回馈给世界经济和世界各国人民,换句话说,2013年2016年,习主席在两个国际场合重申了与国际社会 "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的诉求,其实这个诉求说到经济领域上,意思很清楚,就是我们如何把40年改革开放所获更加准确的和全面的回馈给世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智慧、勇气和高度。

  从对外经济关系的四个方面落实开放

  我们准确而全面提出了对外经济关系的四个方面,不仅重申了过去的一些原则和逻辑,而且关键是我们抓落实,有时间表:市场准入,投资环境,知识产权,最后一条就是主动地扩大进口。当然老百姓(603883,股吧)关注的亮点是跟自己利益直接相关的两个方面,一是进口汽车大幅降低进口税,二是金融领域的开放,出去购物和旅游,都跟外行(外资银行)打过交道,所以老百姓的感受是蛮真实的。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过去炮舰外交的那个时代了,也不是单边主义对抗造成双输的时代;2001年的入世以后,中国所做的承诺都在逐步兑现;中国的贡献越来越大,包括了中国现在对整个世界的经济发展的贡献已经高达了百分三十。从整个人类的共同利益的角度出发来说,中国的开放本身来就对世界的发展,以及对人类的进步,起着非常重要的推进作用。我们从WTO开始,甚至可以追溯到80年代的时候,我们曾经提出来过“两头在外大进大出”(或许当时还不切实际),其实那时候已经把开放原则就既定了,而仅仅是落实不够。

  中国需要外资 外资也需要中国

  经过40年的发展,有些人认为中国经济已经不像改革开放之初,那么需要大量的引进外资;事实上是中外资本相互需要,中国的资本也要走出去,中国对外投资的数额逐年的增长;中国需要美国科技和资本,但是美国也同样需要中国的,最关键的词就是国民待遇。

  我们国家领导人,在不同的国际场合和国内场合,反复强调:我们开放的大门始终敞开,只能越开越大,绝不会关闭。经济学的概念上,我们需要外国资本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在讲我们需要国外的技术、服务,装备和产品,因为发展经济所需要的一切资源,以金钱来计价,都可以采用资本的形式。

  在全球化的今天,资本的流动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资本流动十分的顺畅,得到保护,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其实我刚才讲,国际社会不仅仅包括美国,而且包括欧洲和其他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国际社会是个全世界的概念。我们也分析到为什么欧洲人在很多方面跟美国不合作,但是在在知识产权方面跟美国合作,一起来找中国的麻烦,需要中国仔细反省自己:是不是在知识产权方面,有些还是不到位,或者说步骤节奏上慢了。

  在制度的高度看知识产权

  我看到一些司法统计数字,2003年的时候,2012年的时候和2017年的统计,2003年的时候,我们一审二审和再审的知识产权方面的案例才9000多,到了2012年的时候达到上万件,到了2017年,接受新审的一审的案例已经达到20万件;国家在司法上对知识产权的接受和重视程度不断提高,这也是双向,我们一方面反对我们自己去侵权外国的,同时我们要知道很多国外公司也在侵权我们,华为诉三星,就获胜了,去年的4月7号华为获得了赔偿,是8000万美金,三星最后败诉。知识产权问题其实是全世界各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并不是一个国家独有的问题,并不能像美国一些人的理解,好像只是说中国跟美国之间的问题,其实是各国之间都有的问题,只不过政府应该是在法律上,在态度上要明确,措施要得当;“四个全面”中的全面法治,应该包括在法律上如何来防范知识产权的这种侵权行为,特别是要提高违法成本,我觉得这才是核心。保护了知识产权就等于保护了黑科技创新,习主席在他的讲话里面,特别提出:知识产权问题实际上是我们产权保护制度的重要一环(基本经济制度),不仅仅是一个所谓创新的问题,其实也提高到产权制度的高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