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申请彩金 > 正文

数字时代:应在保护个人信息和公共安全间找到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13

个人与公共责任的平衡

    2015年12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郡发生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一对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ISIS)的夫妇袭击了参加一场办公室聚会的人,造成14人死亡,22人受伤。美国联邦调查局认为,恐怖分子使用的iPhone里的信息,可能有助于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联邦调查局提起诉讼,强迫苹果解锁那部手机。
    苹果拒绝了。苹果CEO蒂姆·库克认为,公司只能通过开发新软件来解锁那部手机,而新软件会暴露任何人都能潜入的所谓后门。在苹果看来,美国联邦调查局寻求开创先例的做法威胁到了数据安全。在公众对恐怖主义的担忧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微软无论是支持政府的立场还是完全置身事外都很容易。但最终,在这场法律斗争中,微软支持了苹果的立场。我们这么做是出于对此事可能会对科技和我们的客户造成的后果的共同担忧。
    身处数字时代,我们经常面临公共安全和个人隐私之间的尖锐对立,这种冲突造成一种道德和伦理困境。关于这类困境的讨论很多,作为一家科技企业的CEO,我对此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隐私与安全困境最终的解决办法,是确保彼此的信任,但这绝非易事。客户必须相信我们会保护他们的隐私。同样,政府官员必须相信我们靠得住,会帮助他们保护公共安全。构建和维持这两种信任,在个人和公共责任之间找到平衡,向来是制度进步的重要特征。这更多的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
    美国为什么创造了这么多经济机会和财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曾经研究过这个问题。他发现,仅凭科技创新不足以推动经济取得成功,法院公正地执行合约必不可少。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信任的经济效益不亚于道德效益。

在数字世界,信任意味着一切

    什么是信任?2016年,在我们正在为收购领英而进行谈判时,领英的CEO杰夫·韦纳跟我说:“在时间的流逝中保持一致就是信任。”
    作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我发现,就像编写计算机程序一样,用架构和算法来表达复杂的观点和概念很有用。我们要写些什么指令,才能生成信任?当然,不存在这样一个能产生这种人文结果的数学等式。但如果有,它可能是这样的:
    E+SV+SR=T/t
    即:同理心+共同的价值观+安全可靠=信任/时间
    在我列的那个信任等式中,处在第一位的是同理心。不管你是一家设计产品的公司,还是一个设计政策的立法者,首先都必须对民众和他们的需求有共鸣。如果不能反映人们的生活和现实,一切产品或政策都是徒劳。
    接下来,如果希望在公司与客户或合作伙伴,或是政策制定者与受政策影响的人之间建立持久的信任基础,我们需要有共同的价值观,比如保持一致、公正和多元。我们是否把安全可靠放在了第一位?如果是,我们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立起信任。而信任反过来又让人和机构具备去经历、探索、试验和表达的信心。在当今的数字世界,信任意味着一切。
    2002年,比尔·盖茨在发送给微软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表达了可信计算比其他任何工作内容都更重要的观点。他断言:“如果不这么做,人们就不愿,或者说无法利用我们所做的其他所有伟大的工作。”
    信任不仅仅是握一下手。它是数字服务的使用者和这些服务的供应商之间的协议与纽带。我们和朋友玩游戏、存储机密文件、搜索私人的内容、创业、教育子女,以及与人联络,都可以通过公共网络进行。这些技术创造了新的机遇,开启了新的世界,让世界各地志趣相投、心怀善意的人一起交流、合作、学习、创造和分享成为可能。但它们的另一面也是真实存在的。有人想做坏事,还有人在网上策划攻击、盗窃、辱骂、横行霸道、撒谎和剥削。信任至关重要,也极其容易受多种力量的影响。

保护个人信息和公共安全的6点建议

    数字转型时代,如何增进信任?如何保护个人信息和公共安全?我有6点建议。
    第一,控制执法机构适当地访问数据。在政府的诸多重要职责中,保护公民免受伤害是最重要的。从网络犯罪到儿童剥削,很多要求披露数字证据的执法调查旨在保护我们的用户不受恶意行为的伤害,并帮助确保我们云服务的安全。因此,在一个清晰的、受强有力的制衡制度约束的法律框架下,政府应该为获取数字证据制定一个有效的机制。
    第二,警惕以效率的名义破坏用户的数据安全。数字证据的收集应该针对特定的已知用户,并且仅限于存在合理犯罪证据的案件。政府对用户的机密信息提出的任何要求,都必须受一个清晰、透明的法律框架的约束。
    第三,既尊重国际边界,也承认信息技术的全球化本质。在当前不确定并且有些混乱的法律环境下,世界各地的政府越来越容易单方面行动。科技公司正面临不可避免的法律冲突,随之而来的对哪些法律能够保护私人数据的困惑,正在削弱客户对科技的信任。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结果对科技行业和依赖它的人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有原则、透明、高效的框架来管理跨越管辖区域的数字证据要求,并且各国应确保自己的法律尊重这个框架。
    第四,在产品设计过程中必须考虑透明性。近年来,科技公司有权利发布与它们收到的数字证据要求的次数和类型有关的汇总数据。政府应确保自己的法律保护科技公司的这种透明性。此外,政府还应该允许公司在政府要求获取用户的信息时通知用户,极其有限的情况除外。
    第五,使法律现代化,以便反映科技的用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演化的方式。比如,如今很多大型公共和私人机构正在将自己的数字信息转移到云端,很多创业公司充分利用大公司的基础设施提供自己的应用和服务。结果,调查犯罪活动的政府在搜集信息时就面临多个消息来源。除非常有限的情况外,政府都可以从用户或最直接地提供这些服务的公司那里获取数字证据。因此,各国要求寻找数字证据的调查人员从距离终端用户最近的消息来源那里收集数字证据是合理的。
    第六,通过安全促进信任。近年来,世界各地的执法机构声称,加密妨碍了合法的执法调查。然而,加密在保护用户最私密的数据不被黑客和其他恶意分子窃取上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个领域的监管或法律改革不应破坏安全。安全是用户信任科技的基本元素。
    随着社交媒体的崛起,一些人说隐私已死。人们不再对自己的信息保密,而是自愿在网上分享自己的信息。但我并不认为这意味着隐私已死,它仅仅意味着人们采用了新的定义和新的隐私规范。保持信息的私密性越来越不意味着保密。人们希望控制与谁分享信息,以及如何使用分享的信息。
    (本文摘自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新书《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